挤不过独木桥的离职博主们,集体回去上班了

发布时间:2024年07月05日 来源: 雪豹财经社 作者:高越 浏览量:89

离职博主纷纷选择重返职场,曾经立下的flag,如今成了“打脸现场”。

顶着大厂光环的“离职三部曲”,往往是离职博主再难重现的流量巅峰。

流量少、变现难,离职博主赛道已成红海,逃离的大厂人再陷入内卷漩涡。

作者丨高

封面来源《我,准点下班》剧照

陈曦(化名)的梦想是“不上班”。

每次离职后,她都会拿出3个月时间试水自媒体,但流量始终没有起色。直到去年那次裸辞,恰好赶上“离职博主”赛道成了突如其来的新风口,她第一个视频就接到了商单。

那一刻,陈曦相信“属于自己的机遇终于到了”。她不光自己做博主,还拉了男友一同辞职创业——目标是月入3万。

但就在最近,已经靠做博主实现月入万元的陈曦决定回归老本行,继续扎在大厂里。

这不是个例。离职博主的热潮之下,另一股暗流正在同时涌动。兜兜转转,离开大厂又重回大厂的离职博主们,开始逃离2024年最拥挤的网红赛道。许多离职博主悄悄改头换面,重新回去上班。

他们告诉雪豹财经社,“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,觉得上班真好!”

“还是要回去上班的”

消失一段时间后,陈曦的小红书总算更新了。她宣告自己裸辞15个月后,即将重返职场。

她曾在多个教育互联网公司辗转,担任新媒体运营,擅长起号,有文案、拍摄和剪辑经验。为了填补Gap Year(间隔年)的空白,陈曦在应聘时,将裸辞期间做出的粉丝破万账号包装成了新项目。

裸辞两年、拥有一个近4万粉丝量的账号后,离职博主李然(化名)也在今年春天决定重返职场。

她是做财务的,待过大厂和四大会计事务所,还在做跨境电商业务的互联网公司任职过。这次为了“上岸”,她一次性投了上百份简历,最终被一家位于上海的初创电商公司“打捞”。她没多犹豫,面试、入职。

做离职博主,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成为越来越多的被裁或裸辞大厂人的退路和港湾。

据DT商业观察,近半年时间,小红书“#我离职了”话题浏览总量从2.5亿增长到了3.8亿,参与人数从35179人增长至56411人。抖音上出现了以“离职”为关键词的带货。在这条新兴赛道里,还衍生出了从字节、腾讯、阿里等不同大厂离职的“细分赛道”。

他们大多有一套完整的互联网工作“方法论”、做事情讲究SOP、有网感,并因此相信自己做自媒体的变现能力。甚至出现了一批专门分析离职博主接单收入、粉丝数、商单数和笔记报价的“观察员”。

然而,想象中的降维打击并没有普遍发生,离职博主赛道也并非大厂人的快乐老家。很多博主逐渐意识到,“还是要回去上班的,这才是靠谱的选择。”

在雪豹财经社接触的离职博主中,大多数人回了老本行,一位时尚博主去了互联网公司做直播管理,一位在影视公司任职多年的职场博主去了艺人工作室,还有一位家居装修博主去旅行平台工作。也有不少人吃回头草,像离职博主谷子(化名)一样接受了前东家的橄榄枝。

做博主的经历留给陈曦最大的教训,是“要牢牢记住单干的苦”。

如今,她继续为公司做账号运营。既不用陷入自己没人脉、没转化能力的内耗之中,还不用被逼着全靠自己解决问题。“遇到问题可以寻求领导、同事帮助,没事的时候还能摸鱼。”她告诉雪豹财经社,“这才是上班的真谛。”

重新拥有稳定收入来源的李然,现在更看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。她就职的初创公司工作压力不大,有更多时间享受生活。

最起码她认清了一点:做离职博主就像围城,“走进去才知道,还是城外的世界更好”。

起点即巅峰

在离职博主的赛道中,不乏吃到红利的人。

头部职场博主“姜Dora”小红书粉丝 30 万,全网粉丝超过百万。作为一个擅长聊天的E人,她的特色内容是做访谈,邀请各行各业的从业者聊天。

“丑穷女孩陈浪浪”小红书粉丝超过88万,她的个人标签是“三本女孩进大厂”,从一开始就保持了幽默又有点丧气的个人风格。

还有一些离职博主靠知识付费赚到了钱。

博主“王子的核电站”粉丝7.9万,此前在大厂做教育项目负责人,主要通过做直播教授粉丝如何做IP,包括起号和变现。

雪豹财经社在她的个人店铺看到,19.9元的“小红书流量变现训练营”和999元的“知识IP流量变现课”均有200人以上购买,9980元的“小IP变现,60天私教训练课”也有近30人购买。光这几个课程,就为她带来50万元以上的收益。

这些头部博主的成功故事,吸引着源源不断的新人入局。每一个新入场的离职博主,都有起号的“三板斧”。

先是预告,“点赞破XX就离职”。紧接着是官宣,用录Vlog、拉横幅、欢送仪式这经典的三件套,纪念在大厂的最后一天。最后是“To do list”,去旅游是坚信“人生是旷野”,做副业则是“重启人生”。

很多离职博主开玩笑,说流量是大厂给员工的离职礼物。

离职博主“Claire 茶仔”发布了一篇吐槽字节“大厂病”的帖子,包括写日报、重视嫡系员工、不尊重女性员工生育权益等,获得了近3500个赞,还被字节高层关注。

米卡(化名)从大厂离职后在社交媒体上设了一个栏目,叫“离开大厂后要做的100个挑战”,吸引了两万多人点赞。这也是她流量最高的时刻。

职业倦态成为时代情绪,头顶字节、阿里光环,跳脱出固有体系的博主们,构成了一种爽文叙事。他们就像是都市剧中的主角,仿佛下一秒就会像刘亦菲戏中一样,说出“从此,世界在我面前,指向我想去的任何地方”这样的台词。

见识过大厂招牌带来的流量后,离职博主们无不热衷于在个人简介中给自己贴上标签:前字节打工人、混过4家头部互联网大厂、7年互联网人、鹅厂女工裸辞中。他们起号阶段的帖子里,几乎每一个标题都会出现“大厂”二字。

没在互联网公司上过班的谷子也学会了这个套路,把简介改成了“世界500强企业、18年职场人”。还有人把最高学历、项目经验和年薪都罗列出来,力求光环最大化。

然而,寻求和解和自我提升带来的流量稍纵即逝。回过头看,很多博主发现自己“起点即巅峰”,只有在大厂光环的映照下才短暂地看到了光亮。如今,过于泛滥的大厂标签也逐渐被人们厌倦和抛弃。

变现才是最终目的的离职博主们,需要一个可以长期稳定输出内容的新赛道。

没有最卷,只有更卷

火热又拥挤的离职博主赛道,卷起来比大厂还夸张。

李然尝试过做读书博主,但流量很差,点赞只有几十个。她又转型做职场博主,利用自己的专业做财报分析,点赞突破了4位数。花一年时间发了几十篇财务分析,她的粉丝量慢慢爬升到了近4万。

收入来源一部分靠商单。商单报价通常与粉丝量挂钩,4万粉丝量可以报价三四千元。但平台广告数量减少,李然只能报价大几百元。即使如此,一个月也只有一单,还要向平台缴纳10%的服务费。

李然还会提供付费业务,包括修改简历和面试辅导,一小时面试咨询收费198元。但这种单子在招聘高峰期才会有,她一年只做过七八个面试辅导。这也是米卡的主要业务范畴,她的一小时报价为299元,一年的接单量差不多是十几个。

林林总总算下来,李然和米卡做职场博主后的收入,连交社保的支出都无法覆盖,只能靠积蓄养活自己。

这并不令人意外。李然每次做财报分析都要花费大量时间,但她的竞争对手们不但录视频,还会制作精美的PPT和Excel文件,甚至推出系列网课打包售卖。相比之下,她的内容“完全不够看”。

做博主期间,陈曦跟男友运营两个账号,一个做酒旅探店,一个做个人成长。陈曦负责写脚本,男友负责商务对接,两个人一起拍摄和剪辑。

她本以为两个人运营会让内容更精致,还能分担压力,但没想到,“原本在大厂是偶尔加班,还能有双休,做博主是007,全年无休”。她甚至还要额外花时间和精力跟男友开会沟通,“跟上班时的开会没什么两样”。

有时拍摄会遇到同行。陈曦发现,一位探店头部博主不仅自带团队,还会额外雇两个摄影师,设备中除了单反还有无人机。“一个探店视频,硬生生地拍成了电影大片,真的没有可比性。”陈曦感慨道。

她的收入状况相对好一点:多的时候月入两万,但需要跟男友平分,少的时候颗粒无收。由于缺乏人脉和专业谈判能力,她有时会错过商单,或是在报价上让步。

还有很多人跟谷子一样,为了做自媒体先交一笔学费,“从9.9元到299元,各种价格的自媒体班都上了一遍”。虽然谷子的成长博主账号几个月都未有起色,但她仍觉得在全员自媒体时代应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IP,“但没必要全职去做”。

挤不过变现这座独木桥的离职博主们,最终选择回去上班,将个人无法承担的压力丢给老板。

重返职场后,陈曦并没有完全放弃个人账号,只是换了新的内容——“gap后找工作心得”。李然开始分享自己10年工作生涯中的职场经验,谷子选择的内容则是读书笔记和个人感悟。只不过,流量锐减是必然。

稳定、有持续收入的工作是六便士,自媒体则是在内心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和可能的月亮。月亮固然填不饱肚子,但是,万一呢?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 雪豹财经社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